2月27日,位於廣西北海市外沙島的廣西北海翼龍效地飛行器訓練基地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正在改造建設的酒店。 翟李強 攝圖為學員吳風富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簽訂的地效翼船(水上飛機)駕駛員(學員)培訓合同。 翟李強 攝圖為學員吳風富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書。 翟李強 攝
  中新網北海2月27日電(翟李強)數名懷揣著水上飛行夢想的青年,向廣西北海市一家旅游開發公司交了數萬元錢報名參加飛行員培訓並簽訂勞動合同。迄今近兩年的時間過去,這家公司並沒有按照合同的要求為他們安排相應培訓及工作,並索性銷聲匿跡。
  吳風富是這批學員中的一員。他告訴記者,廣西北海翼龍地效飛行器訓練基地項目負責人王福昌曾到廣西貴港某部隊招聘飛行員,他退伍後於2012年3月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為期3年、月薪3000元的勞動合同,以及一份需要交付12萬元培訓費的地效翼船駕駛員培訓合同,培訓期為6個月。但經過幾次不搭邊的所謂培訓之後,從此便與該公司失去了聯繫,至今仍然投訴無門。
  據吳風富介紹,2012年簽訂合同後,他只領到了一本基礎理論的書籍。在培訓合同預定的培訓時間過半後,經過多次催促公司才安排了一次額外的自費考試,在南寧某航海學校考取了一本海員證。同年6月,他被安排到了河南新鄉進行一個多月的實操培訓,實際上卻只上了4個小時的課程;8月又被安排到南京某地效翼船生產車間義務做工。之後,經過多次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聯繫提出抗議後,便與該公司失去了聯繫。
  與吳風富遭遇一樣的還有衛某、熊光輝、周靈祥等數人。根據他們提供的資料顯示,他們先後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公司簽訂了上述兩份合同並先期交付了2到6萬元不等的培訓費用。
  根據上述學員提供的地效翼船駕駛員培訓合同顯示,培訓內容包括10天軍訓、3個月基礎理論、40個架次輕型飛機實操以及地效翼船(水上飛機航海)實操60個架次。培訓地點分別為北海市大學城國家緊缺人才培養實訓基地,河南新鄉中信通用航空俱樂部以及北海市廉州灣海域,培訓時間為2012年3月至2012年9月,通過培訓可以獲得地效翼船的駕駛證。
  學員周靈祥稱,2012年,他懷揣著飛行夢想辭去在深圳的工作到北海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簽訂合同,交了數萬元培訓費,但至今公司安排的幾次所謂的培訓,與合同內容並不符,他連地效翼船都沒登上過。
  近日,記者隨衛某到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位於北海市北海大道海富大廈的一個辦公地點探訪。但這個辦公地點並無人上班,門口懸掛著一塊刻有“國家軟件外包人才培訓基地”等字樣的牌匾,而不是在北海市工商局登記的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北海市工商局登記的信息顯示,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於2010年5月25日成立,位於北海市北海大道海富大廈17層C號,法定代表人為林於萍。
  衛某稱,這裡就是他面試和交培訓費的地方,來過幾次都是這樣,並未發現懸掛有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的牌匾。他經朋友介紹到該公司面試並簽訂合同後,迄今只參加過一次類似開學儀式的急救及相關知識講解,期間他覺得不太可忝揮瀉推淥艘黃鶉ズ幽閑孿綰湍暇�
  2月27日,中新網記者在北海市外沙海域調查發現,2011年在這裡啟動的廣西北海翼龍效地飛行器訓練基地已經不復存在。這個由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經營、被寄望助推北海旅游發展的項目,其建築如今正被改造成為一家酒店。記者隨後撥打學員提供的王福昌聯繫電話,顯示為關機狀態。
  北海市海事局船舶監督處有關負責人向記者證實,廣西北海翼龍地效飛行器訓練基地項目負責人於2009年向北海海事局提及了該項目,但沒有相關法規的支持,考慮到是一個新興的旅游項目,只是同意籌備,但並沒有開展相關申報工作,目前該項目已經停罷,項目啟動後確實曾經招收過一批學員。
  據吳風富稱,與北海翼龍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失去聯繫後,他們曾多次向當地警方、海事等部門反映相關情況,但均未得到妥善解決。“最近,我又再次就此事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但至今還沒有得到回覆。”衛某說。(完)  (原標題:廣西一企業招水上飛行員 學員交報名費後企業消失)
創作者介紹

日本料理

ly49lyen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